細谷クニ

吾乃冷cp之王者,統治了南極圈,是偉大的tag首殺★
目前深陷文豪極深大坑,其他如陰陽師、鬼燈、YOI、Free等坑亦有接觸,而且十分雜食。渣文手一枚,偶爾繪圖,非常低產,還請多多包涵❤(ӦvӦ。)

新文的腦洞(゜゜)

就是一個大腦洞

大概是說文豪裡的人是演員,裡面的戲都是演的!!
所以戲外的角色可能會OOC(不是可能是絕對,因為演員不可能跟角色一樣
也含大量私設
當然戲外沒有異能

把之後可能的cp上tag了,之後不喜就自行避雷唷

大概設定:

中島敦→新進菜鳥演員,想和前輩們打好關係
芥川龍之介→以武打戲出名,覺得敦似乎有天份而觀察著敦
太宰治→歌手兼演員,和中原中也組成雙人團體“雙黑”,覺得自己的老師神煩
中原中也→歌手兼演員,和太宰治組成雙人團體“雙黑”,和國木田獨步感情不錯
國木田獨步→全能型藝人,各方皆有涉獵
宮澤賢治→剛出道不久的童星,現在跟著福澤諭吉學習
谷崎潤一郎&谷崎直美→出身演藝世家,兄妹倆都是演員
泉鏡花→著名童星,擅長演繹認真的女孩子
江戶川亂步→演出不少偵探推理主題的電影或電視劇,對於自己似乎被定型而非常苦惱
福澤諭吉→前任影帝得主,因為跟導演認識而友情客串,同經紀公司的緣故擔任國木田獨步的老師
森鷗外→透過福澤諭吉認識了國木田獨步、中島敦等人,太宰治的老師,覺得自己的學生神煩

試閱(?

——————

「跑起來,跑起來,敦!」


「卡!」

——

「一次就過!今天謝謝各位!」導演編劇看今天拍攝的這麼順利差點熱淚盈框

中島敦,身為新進演員不知道因為自己被迫NG幾次,雖然前輩們告訴自己不用太過緊張,但畢竟是要和芥川龍之介拍攝對戰戲碼,心裡還是有些緊張。

比較芥川龍之介是著名的武打明星啊。

敦覺得自己擔任主角真是太可惜了。

「國木田先生,辛苦了。」敦看見編劇正捧了一瓶冰涼的礦泉水過去,不斷的像國木田獨步獻殷勤。敦非常不瞭解:其實國木田獨步算是裡面最大牌的藝人了……演戲萬能、歌唱萬能、舞蹈萬能、綜藝萬能,甚至參與不少公益活動,到底是為什麼甘願演這樣的配角呢?

「不會……今天天氣熱,你喝吧。」國木田獨步微笑了一下,絲毫沒有明星的架子,「太宰呢?演完跳河的戲之後沒有上岸嗎?」

「怎麼可能沒有,溺死了怎麼辦。」講話的是中原中也,戲裡戲外都是太宰治的搭檔。他們是著名的歌手兼演員組合“雙黑”,擁有不少粉絲,當然大部分還是女性。「在更衣室裡拆繃帶,今天這麼熱還包成這樣,中暑了怎麼辦?」中原中也眼裡閃過一絲擔心。雖然在戲裡兩人交惡,但是事實上,“雙黑”的感情是還不錯的。

———————

這種東西會有人看嗎…?

論森鷗外抱著幼女時

大寫OOC,就只是個的段子…
我真的不是森鷗外黑粉!!!(((
最後會有一大段國木田君的歌詠(?

——

當森鷗外在路上看到一個迷路的幼女要幫助她回家,卻遇到認識的人時……

——福澤諭吉

「……森鷗外,你又來了。快還回去。」

冤枉啊福澤殿下!

——中原中也

「首領……您找不到愛麗絲就誰都可以了嗎?」

不…不是這樣的中也君,她只是迷路啊……

——太宰治

「喔呀……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啊森先生~」

這個來起鬨的一定不靠譜……(不打算向太宰尋求幫助的精明的森鷗外

——中島敦

「啊,那個……隨便抱走小女孩是不對的!」

連人虎少年都這樣看待我了嗎?!

——芥川龍之介

「………咳…抱歉打擾您的歡樂時光,首領……」掉頭走人

芥…芥川君不是這樣的!

——尾崎紅葉

「哎呀……這少女的眼睛也是酒紅色…莫非是首領的私生女?」掩嘴

不是的紅葉君這真是我目前看過最離譜的幻想。

——江戶川亂步

「啊,抱著迷路的少女想幫忙卻被誤認為蘿莉控的黑手黨大叔。」戴上眼鏡一語道破目前處境

太好了終於有人相信我了!

「咦?不對,不是誤認,本來就是蘿莉控。」抱著剛買的糖果跑掉了

不……等等啊……

——國木田獨步

「………您不是…」

啊這人好像是偵探社唯一正常的傢伙!(立刻開始解釋來龍去脈慧眼識英雄的森鷗外

「這樣嗎?我了解了……她的父母會感謝您的幫助。」牽著少女的手陪她找回家的路去了

偵探社那個國木田獨步果然日理萬機鶴立雞群運籌帷幄心裡堅強技術超群人中龍鳳傲視群雄霸氣側漏英姿颯爽美臀擔當抱負理想光芒萬丈簡直是夢中情人,不娶回家太可惜不服來辯!

——

@墨蘊零
對不起我不該用森鷗外來當國吹……(掩面

非洲寮也難得歐皇③

今日的鬥技狀況(?

含夜青、鬼使兄弟、黑白童子、狗崽

我真的很猶豫要不要返魂沒有練的式神……

螢草視角

———

「夜叉哥哥爆發!夜叉哥哥太強大啦!」

整個庭園響徹座敷興奮的尖叫聲,還能看到夜叉跩個二五八萬的表情。

如果酒吞是大江山的鬼王,那夜叉可能就是本寮的妖王了吧。

「阿青,你看到了嗎?」阿叉一從鬥技場下來便連忙趕回庭院,一把摟過在走廊上啜茶的青坊主,「本大爺剛可是一擊海光對手啊!你看到本大爺的英姿了嗎?」

「拙僧看到了。」阿青淡淡的回應了一句。之前聊天的時候,青坊主曾說他真的很疑惑為什麼這寮這麼非,六星的好御魂就只有一顆破勢戴在夜叉身上,其他無非是火靈或反枕之類。
現在他知道了,可能歐氣都被夜叉海光了吧。

今天的鬥技戰實在很驚險,阿媽帶著我、阿叉和座敷上鬥技。
阿媽每次都這麼帶,所以一遇到對面來個椒圖或惠比壽爺爺就會很慘很慘,但阿媽就是不肯集達摩鍛鍊他們。

不過我最近知道了,因為阿媽被黑羽和小黑拿著鐮刀威脅,要她鍛鍊月白和小白先。

……可憐的阿媽。

本寮的男女性式神可以說是平均,但女性比例高了一些。
阿媽每次看見那些被閒置的式神,都想著是不是送去神龕換一把御札比較划算,但每次她們可憐巴巴的求阿媽時阿媽都會心軟。

本寮現在已經有鴆、匣中少女、百目鬼、白狼、絡新婦等等都沒有被訓練,因為阿媽真的養不起。尤其是絡新婦、骨女和清姬組成的渣男防治團最可怕。

清姬老是纏著青坊主問為什麼拋棄她,只要阿青說她認錯人了,清姬、骨女和絡新婦就會生氣,那時滿庭院不是毒蛇就是毒蜘蛛,讓阿青每次都很是困擾。

「說不定是兩面佛、提燈小僧、獨眼小僧之類啊,你怎麼確定一定是阿青呢?」阿媽總是試著安撫清姬,但是……

「他們都太醜了!不可能是我相公!」兩面佛等人遭受暴擊。

更過分的是阿媽竟然還補槍,「也是,他們太醜了。像阿青這樣俊俏的和尚上哪兒找。」

「廢話,你們都滾開,這是本大爺的阿青!」

雖然阿叉攻擊力爆棚貌似給力,但其實有些脆皮。
阿叉還曾經被紅葉大姐的紅楓娃娃炸昏過呢……不過阿青並不知道,阿叉威脅誰告訴阿青這件事就要海他,我們真的惹不起。

阿叉最喜歡和黑羽吵架,最近大天狗大人也加入戰局。

「所以我說歐豆豆才是最可愛的!」
「吾的妖狐才是傾國傾城!」
「都給本大爺滾!本大爺的大師就在那,看到沒?有沒有相形見絀的感覺?」
「不就是這樣嘛,我早就看習慣了。」
「吾所見只是個和尚。」

「你們說什麼!!!」黃泉之海海海海海海………

對不起大家,本螢草先去治療他們先……

非洲寮也難得歐皇②

大概是我寮的概述(?

此篇主狗崽,含微量夜青及酒茨

妖狐視角

——

阿媽是很偏心的。

非常偏心。

小生作為第一個被阿媽召喚出來的男性式神,得到阿媽這個性別不平等主義者諸多的期望,一下子小生成為四星覺醒的式神。

阿媽已經受夠凍不住人的雪女姐姐和不男不女長得像豬又睡不了人的食夢饃了。

……但小生也就一直停在這兒了。

小生頭上的勾玉數再也沒有變過。就是紫色的四塊勾玉,不多不少。

緊接而來的是青坊主,他也一直維持這個模樣,因為阿青雖然一身破勢,還是成不了暴力法僧。

但阿青至少有新衣穿。

夜叉非常爭氣,幾乎從來沒有一叉過,而且叉叉暴擊,雖然小生比較早入寮,但小生其實是被夜叉拉大的……

因為小生是個二突。

並不是小生一直以來都只有二突……對啦,三突的機率也很高。

原本小生和夜叉的待遇是差不多的,直到有一次打結界,夜叉他竟然一只妖海死了對面五妖一人。

阿媽就徹底愛上他了……

啊,還有他的肌肉,阿媽是肌肉控,尤其是腹肌。
這也是為什麼阿媽不買血月青空……

「露太少。」阿媽這麼說的下一秒遭到禪心,但還是沒有買新皮給阿叉。

小生正式弄清楚阿媽的偏心有多嚴重也是最近的事。

茨木這個成天屁顛屁顛找摯友的白毛,最近升了五星,一身破勢,甚至覺醒了!

大天狗大人晚入寮一些,但也不差。
一身媲美姑姑的針女,覺醒,四星,只差攻擊力低了一些還在磨練……

小生就這樣慢慢的被後進的式神超越!

小生也不只一次的向阿媽求情,說自己再也不會浪費鬼火……
但每次都只是讓座敷更辛苦。

最後阿媽徹底的放棄了小生。
小生也放棄了自己。

小生想想……阿媽創寮大約九十天了,然而小生至少有五十天已經沒有參戰過了。

不不,別誤會,小生沒有怪阿媽的意思。都要怪小生自己不爭氣,妖力時強時弱,關鍵時刻總是派不上用場。

小生身上裝備著蝠翼,是全寮唯一裝著蝠翼的。其實小生這身御魂真的很不錯,如果小生能好好運用就好了……

「這就是汝現在都不出戰的原因?」
「是啊,大人……」妖狐有點苦澀的看著眼前的大天狗,「小生連對面的一隻妖都突不死……大人?您這是做什麼?」

大天狗低頭看著懷裡的妖狐,「吾帶汝去打御魂,擋汝道路的妖,吾代汝殺之。」

非洲寮也難得歐皇①

這是一個非酋中級在一周內抽到三隻SSR的勵志故事……

如果我又非了或又歐了或許會更新…
也可能有日常…?

內含夜青,鬼使兄弟,黑白童子,狗崽,酒茨

身為一個臉黑的非洲陰陽師,我看著我的等級……沒錯,那個滿滿噹噹寫著40的小框框,還有掛在我庭院的那個礙眼非酋中級匾額。

明明我看一個十幾級的小萌新都可以一手妖刀姬一手青行燈的曬卡,怎麼我就……

「阿媽,小生說啊……」妖狐嘆了口氣,頭上頂著新被改的名稱,「阿媽您原本叫小生二突崽,小生就夠傷心了,今天改的這個“大天狗呢”是怎麼回事?」

「哎呀我崽這你就不懂啦。」我清清嗓子,「阿媽上次看見一堆人在石距時刷狗崽cp,只好忍不住哀嘆一下……」

「哈哈……“大天狗呢”?本大爺快笑死了…是吧禿驢?」夜叉頂著“騷兒砸”的名稱走了過來,後面跟的是頂著“兒媳婦”的青坊主。
「………小僧有頭髮。」

是的,我寮最快湊成的cp無非是夜叉和青坊主。
雖然都是SR,但我對夜叉這個腹肌爆棚的基佬紫帥哥是疼愛有加,原本走進商店抓著剛好160張的外觀券想替帶大我寮扛壩子們的夜叉大哥買個新皮,誰知道兒子用『買給我媳婦』的兇狠表情硬逼我買下月照禪心,還說新皮膚包太緊養不了阿青的眼……雖然這句話被阿青知道時我看到了禪心的金光及觸發破勢的圖案。總之我是照做了,我寮夜叉很爭氣(跟某狐不同),黃泉之海海海海海海海……真的惹不起。

頂著“弟控黑”和“兄控白”的鬼使兄弟,正陪著“小小黑”和“小小白”。鬼使白和白童子是上個月同時來的,這可樂歪了滿級很久成為寮中大哥大的兩黑。

「反正我就是只湊得到SR式神的cp吧。」我不爭氣的想。

花了兩千勾玉買了兩個符咒禮包。

「放棄吧阿媽,本大爺跟你賭,你抽不到的。」

「如果我抽到?」

「那本大爺就把本大爺身上的御魂,那個全寮只有一個的六星滿級陸號位暴擊破勢送給他。」

「成交。」我直接很凱的砸了二十連抽……

「摯友呢?這寮有沒有摯友?」一只茨球從召喚陣下來時我忍不住尖叫,還有在一旁替我拍照的草總也不小心把相機摔個稀巴爛,我那跟我打賭的大兒子也嚇了一大跳,平時面癱的阿青也難得露出驚訝的神色。

「啊啦……這個庭院的鳥兒都很可愛喔。」

「是花鳥卷啊啊啊啊啊啊————」雖然我已經有一隻五星的螢草了,但SSR是不嫌多的,是吧?

「大…大人……」我看見妖狐看著召喚陣的表情,尖叫得更大聲。

「是大天狗啊啊啊啊啊啊————」我叫得嗓子都要啞了,看那大天狗雖然還被姑姑抱在懷裡,但一見妖狐就吵吵嚷嚷的喊要妖狐抱,我不禁流下腐女的欣慰之淚……

(夜叉)

「所以本大爺的破勢是要掰成三塊…?」
「算了,還是送給阿青好了,如果阿媽有意見就叉死她。」

(茨木)

「摯友,摯……咦,這寮沒有摯友……」

於是茨寶的名稱改為“摯友在哪”。

(妖狐)

「阿媽,已經抽到大天狗大人了,小生的名字不知可否給小生改改?」

「行!」

妖狐的名稱改為“我脫魯了”。然而妖狐大發脾氣,誓死從此二突不再爭氣。

「大天狗啊,你覺得妖狐的新名字怎樣?」
「吾覺得很適合。」
「就像為了吾而改的。」

我為了截這張叉總的腿開開截了好久#
阿青快來看老公的褲襠!(?

管狐心累. jpg

叉子覺得你擋到他看老婆了(?
「黃泉之海海海海海海…」

管狐、卒。

染紅了的楓葉林

我覺得我在作死系列→陰陽師paro

因為這篇這種雷(我覺得啦
像cp邪教啦、私設啦……
所以請先注意看看這個防雷喔

cp:森國、太中

主題:陰陽師&妖怪paro,大量私設,部分採用陰陽師手遊設定

結局:森國be,太中he,一發完

番外:有一篇國木田存在感強烈的太中番外,生子有

死亡:只有國木田和不相干的人死了(我不敢說我是國木田親媽了

還有大寫的OOC(尤其是首領,我超不會寫森的(那你還作死

特別附註:鬼女紅葉指的不是尾崎紅葉,她沒有出現過

如果可以接受,就歡迎看下去喔

————————————————

噓,你知道嗎?
在橫濱的後山,稱為大江山,有一片楓樹林……
傳說,裡面有一個絕美的女鬼,名為紅葉。
她啊,曾經是個人類!
她在曾經一片翠綠的竹林中遇到了讓她為之傾心的男子,但她等到最後,男子仍然沒有回來……
對男子的愛戀與執念讓她化作妖怪存於人世,但一個妖怪,容貌十分駭人,怕那名男子即使回來,也再也認不出她了!
紅葉聽見了妖怪們維持美豔的方法……
從此紅葉食人肉,飲人血,忍著血味的腥羶……
她最終恢復了昔日的絕色,為了繼續維持著美貌而食人,跳著動人淒苦的死亡之舞。
村民們發現,翠綠的竹林不知何時轉變為鮮豔的楓林。
為此,人們稱那片楓林“血染紅的楓葉林”,而那片被染紅的楓葉林內,住著一個妖女,人稱“鬼女紅葉”……

你可能會問,如果鬼女紅葉那麼可惡,不斷害人,為何沒有人去討伐呢?
當然是有的。

森鷗外是一名陰陽師,橫濱村民認為他能力高強而認為其是安倍晴明轉世,其還有兩個得意弟子,太宰治與中原中也。
但,太宰治在一週前入了楓林後遲遲未歸,獨留中原中也一個乾著急。

「森大人,幫幫我們吧!」一戶人家捧著家中僅剩的財產,悲痛的哭泣著。多麼可憐,又是一個入了楓林後失蹤的男丁家屬吧?
「小犬進入楓葉林要替家裡添柴火,至今一週都沒有消息啊!」可憐男子的老母親跪在地上不斷的哭泣著,老淚縱橫。

「快快起來……」被稱為森大人的陰陽師有點無奈,有老人家來家裡哭著要自己找兒子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楓林危險,實在不是能隨意進出的地方。雖然自己一向秉持拿錢辦事原則,但……這個老人家似乎有點眼熟。
「老人家,您是不是來過?」

「是…是啊!小犬失蹤的隔天,也就是一週前,老婦有來找過您。」婆婆見大人記得自己,不由得燃起一絲希望,「老婦跟您形容過的……小犬有一頭金綠色的長髮,與頭髮同色的雙眼,身高逼近一米九,跟您的弟子太宰治大人是舊識……求求您,求求您帶他回來……」

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收了不少人家的錢財都還沒有斬獲,而且自己的弟子也失蹤許久,是時候去一探究竟了…到底鬼女紅葉,是多兇狠的厲鬼……

「我知道了,我明日出發。」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

森鷗外領著門下弟子中原中也,爬上了大江山。地上一片片乾涸的棕色痕跡和美麗的楓葉成為強烈對比。

「媽的,都是血跡。」中原中也嫌惡的看著地上遍佈的痕跡,眼神閃過一絲擔心,「太宰不會也被吃了吧?」

「不會的……吧。」森鷗外本人也不是很確定,直到被一群嘴角帶著血肉的狐狸從身邊跑過,似乎還有兩個人影往狐群的反方向跑。

「快…快追!」

如果要問國木田獨步一生最羞恥的事情是什麼,大概就是男裝被搶走被迫穿女裝吧。他現在穿著上面綴有紅楓花紋的女式和服,披著長髮像個女孩似的,成天被太宰治嘲笑。

「太宰,你管管你的小手下吧……」國木田獨步遺憾的坐在一名被啃噬的男子身邊,「你看你的小狐狸們又咬死人了……」

「我說過了,但他們會餓嘛。」太宰治頭上的狐耳動了動,「我會努力叫他們改的啦,紅葉小姐姐。」

「不要那樣叫我。我不叫紅葉,也不是小姐姐。」國木田獨步想起成妖的原因,眼神不由得暗了下來。他若有所思的站起身,看著那支離破碎的男子,「讓我送你去吧,用死亡之舞送你到黃泉路。」

「………鬼女…是鬼女紅葉……」國木田獨步才剛站起來,別說跳死亡之舞,根本連腳步都還沒踩穩,眼裡便撞進兩個陰陽師。他們指著自己,拿著不知什麼法器符咒就直嚷著鬼女紅葉,著實讓人煩躁。

「我不是鬼“女”…我也不叫紅葉……」國木田獨步有些無奈。

中原中也倒是不信,「區區食人厲鬼,還敢妖言惑眾?」中原中也輕蔑的笑,「說,太宰是不是也被你……」

「想我啦,中也。」

「………咦?」森與中原師徒倆看見頭上頂著狐耳的太宰治,不禁一愣一愣的看著。

森鷗外猶豫的取出符咒,看著有些眼熟的“鬼女”及自己的弟子,「既是食人之妖,便不可講昔日情份,是妖就該除。」

國木田獨步苦笑著,有些無奈,「我可沒吃過人啊……」

要說妖怪該怎麼脫離妖怪之身……只有一種方式,抓交替。

一週前,國木田獨步的母親由衷喜愛楓木當作柴火時焚燒出的清香,但家中卻已沒有柴火,他便自告奮勇去拾那些木枝。誰知道好死不死,他見一女子坐在楓林內哭著喊晴明大人。

國木田獨步可不是會放給女子獨自在荒郊野外哭泣的不義之人,他可是秉持著理想和抱負,將來想有番成就的。國木田獨步小心的靠近……誰知是鬼女紅葉,她是鬼女紅葉!

「我受夠了,我真的受夠了!」被鬼女的妖力所傷,國木田獨步只能捂著受傷的地方,痛苦的坐在地上聽那女妖的抱怨,「晴明大人說他愛我的!我要自己去找他,我要親自去找他!」

「你成妖這麼久,你所謂的晴明大人…恐怕已經不在了……」國木田獨步為這個癡情的女鬼感到有些不捨,「聽說鬼女擅以紅楓卜卦,且預感及卜出的卦象極準,你何不自己卜一卦呢……」

「我不管!」鬼女掐住了國木田獨步的脖子,「就是你了,你代我成妖吧,你來成為鬼女紅葉…而我當國木田獨步!」

從那登上山的一週前開始,國木田獨步就已經不再是人類了……他是妖怪,人稱鬼女紅葉……

他繼承了鬼女的力量、記憶、法術、卜卦技巧甚於死亡之舞,但堅持不食人。好友太宰治上山尋他,發現他竟然成為“絕色女鬼”之後,先是大笑一番,之後怕此人……不,此妖不肯吃東西而飢餓,特意留在山上照料他。雖然妖不會餓死,但反正太宰治本是妖狐,只是善於隱藏妖氣罷了。總有一天他需要回到妖怪的所屬,大江山……

「啊,所以你才穿女裝。」中原中也指著國木田獨步的和服,調笑著說道。

「謝謝你的提醒。」國木田獨步扯著微笑,頭上險些冒出青筋。「之後我從其他妖怪嘴裡知道了…其實數百年前,有兩個安倍晴明……安倍晴明因好奇而對自己使用陰陽分離之術,誰知留下本人自己的善心,邪惡的那面分離為“黑晴明”到處作惡。恐怕真的鬼女紅葉,遇見的便是黑晴明……」

森鷗外只覺得頭隱隱作痛,似有什麼東西,什麼記憶正悄然甦醒,但還沒有意識到。

「這是黑晴明交給鬼女的……」國木田獨步從腰帶內取出一塊鮮紅色的勾玉。

森鷗外一見,便昏了過去。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森鷗外一醒,便看見那名老婦哭著抓住自己的袖口,「謝謝您帶小犬回家……」

森鷗外覺得有點不對,「令郎回家了?」

「是啊……他正在廣場上號召民眾呢,您要不要去看看?」

「鬼女什麼的不足畏懼,我近距離看看,不過是一芥貧弱女子而已!」森鷗外看見“國木田獨步”正在群情激憤的人群中央,「讓我們一起上大江山討伐那作惡的女妖吧!」

「不對,糟糕了……」森鷗外扶著想起了什麼而劇痛的頭部,努力維持意識跑向大江山,「中也君,快,他們會死的!」

「太宰,你還是下山去吧。」國木田獨步放下象徵大凶的那片楓葉,看著太宰治,「你還有很重要的人要保護吧?」

「我下山之後你會餓昏頭的喲。」太宰治看國木田獨步放下的葉子,「有異象?」

「嗯……我大概差不多了吧。」

森鷗外一個勁的阻止村民上山,被“國木田獨步”誣指為鬼女同黨,也只好逃上大江山。中原中也趁著村民沒有注意,跟著自己的老師上了山。

「來了呢……果然沒有錯。」國木田獨步把卜卦的楓葉放下,遞給太宰一個袋子,指指中也,「帶他下山吧,你們只要下山便是大吉……你覺得很幸福很幸福的時候再把這袋子打開。」

太宰治知道鬼女的卦不會出錯,因此也沒多大猶豫。拿了袋子之後,太宰治看著中原中也,「走吧中也,跟我下山。村民和真的鬼女已經追來了。」

「那老師呢?老師怎麼辦!」

國木田獨步一心想救下能活的人,不曾思考過自己。「當你們很幸福的時候才能看那袋子啊。」

中原中也還沒有拒絕,就被太宰治半拖下山去。隨之而來的,是“國木田獨步”。

「大師,您倒是說說我倆該怎麼辦呢?」國木田獨步仍端坐在卜卦的小桌前,看著一旁的森鷗外。

「還在思考對策嗎?」真正的鬼女正以國木田獨步的面容示人,看起來就像兩個國木田獨步在說話,「放箭!」

「誅殺那鬼女的同黨!」

國木田獨步一開始沒有動,或許自劫便是今日,也不需太大掙扎。但當他看見他們的目標不是先殺死自己後,竟不自覺的以身護住身後那陰陽師。

「做什麼保護我……?」森鷗外原本閉上了眼睛等著入骨的疼痛,睜開眼卻見“鬼女”擋在身前。

「可能是為了理想吧……晴明大人。」“鬼女紅葉”拔出了貫穿身體的箭,看見“國木田獨步”的表情一變。

「晴明大人?」“國木田獨步”的表情先是驚駭,隨即轉為欣喜,「您回來了!」

「他不是來找你的……現在我才是鬼女紅葉。」國木田獨步以妖力撐著身子,「你們好好看看吧,鬼女的死亡之舞。」

紅楓隨著死亡之舞飄飛的話,會像是利箭一般,像是飛舞著的凶器。

森鷗外看見了國木田獨步的身體,再踩完最後一步舞後便幻化成楓。村民雖被割傷而痛苦倒地,但卻沒有人死去,森鷗外笑了,拿起掉在地上的鮮紅勾玉,人想殺你,你卻以理想渡人,這是什麼心理?

「傻妖。到頭來鬼女都是一個癡字。」森鷗外看見真正的鬼女紅葉和村民都重傷的倒在地上,再拾起地上的紅楓,「汝等村人,比妖還要不如。」

幾年之後,有一個路過的旅行者聽聞大江山的傳說……
傳說有一個陰陽師在憶起前世後,看見了惡的自己,還有,善的自己。
惡的,勾搭一名女子,使其成厲鬼;
善的,有一長髮披肩的妻子,金綠色的雙眼及頭髮,非常漂亮。
然妻子被那癡迷的女鬼所害,前世的陰陽師痛苦而自殺。
陰陽師轉世後遇見了前世的妻子,無奈其又為同一女鬼所殺。陰陽師為已逝之愛屠殺村人,殺孽極重,且因為深深思念而借酒澆愁,最終化為妖怪,棲在大江山的楓葉林裡伴著紅楓,人稱大江山的鬼王……酒吞童子。

——(太中番外

如果你問男性可否懷孕生子,男人會回答不行,男妖會回答可以。

男妖怪們只要妖力夠強,就算對象是男性,照樣能讓對方懷孕。

「………」中原中也無奈的抱著兩個孩子,看太宰治滔滔不絕的跟自己解釋原因,也不是很想聽了。

「中也中也,你幸福嗎?」

中原中也看著懷裡笑著玩耍的孩子們,「………嗯,還不錯吧。」

「那我們來開袋子吧。」太宰治拿出幾年前從國木田獨步那兒拿到的布袋子,拿出裡面的東西。是兩個繡了圖案,精緻的紅楓娃娃。

兩個孩子一看見娃娃,迫不及待的把娃娃拿走了。

「給孩子們的嗎?」太宰治笑了一下,「果然鬼女的占卜一向最準了。」

親親(短甜一發完

「太宰,快工作。」
「除非國木田君親親我~」

國木田獨步覺得太陽穴的青筋突突的跳,忽然有個想法,「知道了,看著我的眼睛,你看到了什麼?」

太宰治笑吟吟的湊過去看著國木田灰綠色的眼睛,看見那雙眼裡的倒影,「我看到我自己呀~」

「還有。」國木田補充,「還有兩個字。」

「哼哼~」太宰才懶得看這麼多,直接扣住國木田的後腦噗嘰的吻了上去,舌頭靈巧的鑽入因為驚呼而微張的嘴,逼迫國木田的舌頭和自己的交纏在一起。直到國木田獨步開始喘氣,身體被吻得酥軟,臉頰一片通紅時太宰才放開了他。

「我看到的兩個字是親親~~」

★補充:國木田原本是想趁太宰自戀的說“好帥”的時候說“傻逼”2333

@司晴_国木田的女朋友 你想看,我馬上碼!